當前位置: 主頁 > 軍事 >

永不停轉的“陀螺”——追記中av新人國工程院院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高伯龍

時間:2019-09-13 20:13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華南資訊網 點擊:
永不停轉的“陀螺”——追記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高伯龍---激光陀螺——現代戰争終極緻勝的“武器

??? 1980年,高伯龍(前中)在實驗室指導科研人員進行激光技術研究(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新華社長沙9月11日電題:永不停轉的“陀螺”——追記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高伯龍

????新華社記者蘇曉洲、張汨汨、劉少華

????激光陀螺——現代戰争終極緻勝的“武器之眼”,高新裝備跨越星辰大海、實現精确運行和精準打擊的“導航之芯”。

????已故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高伯龍——中國“激光陀螺奠基人”,數十年裡在一片片質疑中頂住壓力,在一次次失敗後從頭再來,提出了中國專屬的激光陀螺理論,并将理論變成了現實。

????在外界,高伯龍深藏功與名。這位“軍用光學第一人”就像陀螺儀中那束高速旋轉而始終精準鎖定方位的激光,足夠強大、足夠純粹,能在動蕩與混沌中穿透一切黑暗、擊破一切阻力,令人高山仰止,值得永遠銘記。

2003年,高伯龍在教室作激光陀螺講座(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立“軍令狀” 攻關中曾一年瘦13公斤

????中國自行研制激光陀螺,起步如同“讓隻見過爆竹的人設計導彈”——當時中國科學家沒見過激光陀螺實物,也不清楚原理。但為了國家安全,研發隻争朝夕。

????“開始主要有四種方案。”高伯龍的同事、高級工程師丁金星回憶,業界對國外通行的“二頻機械抖動”方案最看好,對高伯龍創新的“四頻差動”方案最懷疑。

????但高伯龍堅持己見:“以我國目前的工藝水平,如果仿效外國,幾十年内都無法取得突破,要想成功,必須走自己的路。”

????選擇“換道追趕”的高伯龍頂着壓力開始攻關。

????在此期間,傳來國外3家相似項目下馬的消息,質疑因之再起:“國外有的你們不幹,國外幹不成的你們幹。”

????高伯龍沒有動搖,他曾這樣說道:“外國有的、先進的,我們要跟蹤,将來要有,但并沒有說外國沒有的我們不許有。”他再次對自己的理論進行了周密的計算推演後堅持:“外國在最初就犯了結構上的原理錯誤,而我的方案無此問題。”

????然而,在激光陀螺小型化實驗室樣機鑒定這一關鍵環節,樣機突發故障。一些參加成果鑒定的專家坐不住了:“你的‘中國特色’存在原理錯誤,趕緊畫句号算了。”

????“一年内解決問題!”高伯龍立下“軍令狀”。

????一年後,再次面對專家評審的高伯龍,瘦了足足13公斤,而問題則圓滿解決。

????“美國當年‘槍斃’四頻方案,認為‘四頻’絕不可能上型号(應用到武器上)。”高伯龍的學生、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龍興武說,“而我們後來偏就上型号了。”

高伯龍在實驗室調試DF透反儀(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敢“硬碰硬” 幾十年堅持天天“爬坡”

????實驗室樣機鑒定通過,證明了理論的可行性。高伯龍要把“平面結構四頻差動激光陀螺”用到武器上,磨難堪比“登天”——制造激光陀螺融彙光、機、電頂尖科技和工藝,當時中國幾乎所有指标都難以達到。如“增透膜”,當時國内頂尖鍍膜機穿透率最高千分之一,而造激光陀螺起步就要萬分之一……

????“理想很美好,現實太嚴酷。”龍興武說,“光學加工、機械加工、光學薄膜、真空技術、微弱信号處理、超潔淨化處理……全是幾個數量級的差距。”

????理論物理出身的高伯龍,以近乎“造火車重新去發明輪子”的堅韌,轉而攻關工程技術:沒有納米級光滑表面的石英玻璃,自己磨;沒有高精度檢測儀,自己造;沒有軟件,年過花甲的他自學電腦語言,自己編……

????龍興武回憶與導師攻關鍍膜——每天半彎着腰、目不轉睛地守在電子濺射鍍膜機前,盯着墨鏡下那暗紅色的火光,稍有疏忽,就前功盡棄……這段“硬碰硬”經曆,被龍興武形容為“狠狠攻關”。

????最困難的時候,一個問題卡了近3年;最危急的時候,隻剩10萬元實驗費;最緊張的時候,再不出成果就要下馬……

)
------分隔線----------------------------
推薦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