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國内資訊 >

熱情澎湃地書寫時代書寫生活語音閱讀器(國家勳章和國家榮譽稱号獲得者)

時間:2019-10-09 14:09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華南資訊網 點擊:
“人民藝術家”王蒙(見圖,新華社記者李文攝)——一位與新中國共同成長起來的作家,見證了中國當代文學的發

 
 

  “人民藝術家”王蒙(見圖,新華社記者李文攝)——一位與新中國共同成長起來的作家,見證了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之路。他以輝煌的創作實績和多方面的工作,參與并推動了中國文學事業的繁榮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事業的發展。

  從少年到耄耋,從中學生黨員到新中國的文化部長,那顆“少年布爾什維克”的初心始終在王蒙的胸中躍動。

  1948年,年僅14歲的王蒙加入了中國共産黨,以一名“少年布爾什維克”的身份參加革命活動。

  “新中國成立對我的意義非常大,那是完全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和世界。我親眼看見舊中國和舊社會是怎樣分崩離析的,到處是危機,百姓沒法生活下去。”

  王蒙激動地說,新中國像朝陽一樣,有諸多的可能性和期待;在革命戰争勝利凱歌聲中建立起來,社會煥然一新。

  “新中國的成立、發展、建設是我一生的經曆,也是創作的主題,我是見證者也是參與者。新中國的命運也是我的命運,她的輝煌成績我分享了,她的曲折和坎坷我也有經驗。”

  王蒙的文學創作與新中國的行進步履緊緊相連。

  從上世紀50年代的《青春萬歲》《組織部新來的青年人》,到改革開放後的《蝴蝶》《布禮》《活動變人形》等,到進入新世紀後的《這邊風景》及“季節”系列長篇小說……王蒙始終敏銳地捕捉着時代的脈搏,關注現實、反映現實。他的作品清晰描繪了新中國半個多世紀的社會生活變遷,深刻剖析人們的内心世界。

  在67年的文學創作曆程中,王蒙創作了1800多萬字文學作品,出版近百部小說、散文、詩歌和學術著作,作品被譯成20多種文字在國際上出版,獲得過茅盾文學獎等國家級文學大獎和多項國際性文學大獎,顯示了中國當代文學的創作高度。

  王蒙的文學創作橫跨中國當代文學史的各個時期,與時代、現實相呼應:

  1953年,王蒙以長篇小說《青春萬歲》開啟了自己的創作生涯,刻畫了新中國新一代青年人積極明朗、熱情洋溢的精神風貌;

  1956年,發表短篇小說《組織部新來的青年人》,顯示出他對現實問題的關切和思考,以及在選材立意上的新意和勇氣;

  依托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在新疆生活勞動的豐富經曆,王蒙創作的長篇小說《這邊風景》生動表現了多民族共同生活的火熱圖景,并于2015年獲第九屆茅盾文學獎;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小說《表姐》《布禮》《蝴蝶》《雜色》等,顯示出王蒙對曆史與人生的回顧和思考,在新時期之初的文學圖景中十分具有代表性。

  此外,王蒙在文學創作的藝術手法上不斷創新探索。

  “王蒙既是中國當代主流文學思潮的重要人物,也是中國當代文壇的一面鏡子。”有人這樣評價。

  談及自己取得的文學成就,王蒙認為主要在于自己廣泛的興趣愛好以及豐富的人生閱曆。

  “我的興趣廣泛,熱情持久,對各個階段的各種情況都有濃厚的關注。我的少年、青年時代趕上革命成功和新中國成立,這給我的人生奠定了光明的底色,即使我日後遇到了一些曲折和挑戰,也始終熱情澎湃地書寫時代、書寫生活。”王蒙說。

  在任職《人民文學》主編、中國作協副主席、文化部部長期間,王蒙關注文學發展、鼓勵藝術創新,發掘和扶助了一大批優秀的青年作家。其人生經曆、精神狀态、探索活力和情操品行,也影響和感染了後輩作家。

  “曾經有一篇被編輯否定掉的稿子,我看了覺得不錯,就讓它‘起死回生’,給發表出來了。”王蒙回憶說,這篇作品的發表影響了作者的一生,他從此走上了文學的道路。

  對于當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手機浏覽的現象,王蒙相信,人們終将會重新燃起對書本閱讀的熱情,這要求文學作品擁有經典、深刻、永恒的價值,要經得起時間和曆史的考驗。

  “網絡上有大量寫得很好、引起讀者興趣的書,但是仍然顯得追求數量,比較平面化。”

  在王蒙看來,新中國的曆史經驗、光輝成績和痛苦探索無與倫比。“這樣的時代應該留下文學代表的傑作、經典,應該有更多深刻的作品出現,有成就更大的作家出現,有對這段曆史的更多的咀嚼、消化、記憶和加工出現。我相信會有這樣更好的作品和作家。”

  王蒙希望,青年作家們能以最高标準擺脫暢銷市場的誘惑,為國家、民族和曆史創造新時代的經典。

)
------分隔線----------------------------
推薦内容